阿尔金山保护区最后的牧人

阿尔金山保护区最后的牧人

一望无垠的高山草原上,绿油油的青草在轻风的吹拂下,晃着“脑袋”,看着远处成群奔驰着的藏野驴和野牦牛。
8月15日,由新疆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党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“穿越楼兰”大型网络文化活动来到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阿尔金山保护区成立于1983年,1985年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是我国成立最早的高原生态类型保护区。
采访团穿越草地,途经阿亚克库木湖,来到沙子泉,一路上感受了保存完好的原始高原风光、绵延数千平方公里的古岩溶地貌、生机盎然的涌泉,体验了平均海拔4580米的无人区荒野之美和生态之美。
当每个人感慨于这里的美景之时,有一个村庄进入了大家的视野。它叫祁曼塔格村,村里只有4户人家,但面积却是全国最大的。这样一个特别的村庄,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?
为了野生动物离开家园
“这里曾经有100多户人家。村里有学校,有商店,有赤脚医生,但现在都搬走了。”58岁的亚森·哈斯木说。亚森·哈斯木在阿尔金山的草原上生活了40年,见证了这片草原的生态变化。“40年前这里草很多,野生动物也很多,后来牧民的牛羊多了,野生动物没有草吃,就开始少了。”亚森·哈斯木说。七八年前,为了给保护区的野生动物让出更多的草场,并减少人类活动对野生动物的干扰,草原上的牧民需要离开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,去牧民定居点开始新的生活。而很多人都不想离开,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,害怕适应不了县城的生活。但最后,共同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促使他们做出了选择。
“若羌县的每个人都很关心这里的野生动物,我们不能眼看着它们死亡和消失。”亚森·哈斯木说。去了定居点的牧民不仅得到了国家退牧还草项目的补贴,还在定居点的免费划地上种起了红枣等经济作物,过上了好生活。
保护区留下了4户人家
亚森·哈斯木的孩子们都去了定居点,他和老伴却留了下来。
“我老了,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,我想留下来守护着那些野生动物。”亚森·哈斯木说。
亚森·哈斯木记得曾经只有卫星电话的日子里,每当看到有人猎杀野生动物,他都会打电话通知乡政府和森林公安。
与亚森·哈斯木一样对野生动物有深厚感情的还有吐尔逊·沙吾提、艾力·热合木等3户牧民。有一次,吐尔逊·沙吾提与保护站人员一起巡山,发现了来盗猎的9车人。当时正直腊月,吐尔逊·沙吾提拿着半自动步枪控制着对方三十几个人,耳朵都冻坏了。
“我协助保护区管护站保护野生动物24年了,根本不想离开。我要留下来,和它们共生存。”48岁的吐尔逊·沙吾提说。就这样,这4户人家成为草原上最后的牧民,与保护区依协克帕提中心站的工作人员一起,守护着这一片野生动物的天堂。
“我现在有800只羊,400只是政府补贴的。每个月乡政府工作人员都会来两次,给我们送来大米、清油、面粉,生活上没有任何困难。村里4年前也建了通讯塔,有事情通知乡政府方便多了。”亚森·
共同守卫这片生态天堂
在保护区工作生活必须要经受住高原缺氧、病痛、寂寞和强紫外线照射等种种考验。一般人在这里最大的感受就是胸闷头痛,稍一活动就上气不接下气,脚下像踩着一团棉花。但留在草原上的4户牧民,却一直积极地参与保护站的巡逻工作。他们与保护站工作人员一起,共同守卫这片生态天堂。保护站站长艾山江·阿不都赛买提在保护区工作11年了。从24岁大学毕业时的青涩模样,到如今34岁的他已两鬓斑白。“我们每天除了检查过往的车辆,还要登上瞭望塔观察野生动物的情况。每3天还会开着越野车到无人区巡逻。有了牧民巡逻队,我们的力量就更大了。”艾山江·阿不都赛买提说。
放牧时,艾力·热合木都会拿着望远镜观察保护区内是否有外来人员的身影,每一天,他也都要登上瞭望台,看看他心爱的藏羚羊、野牦牛。
“我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。曾经盗猎野生动物的案件时有发生,但近5年里,我们这里只发生了4起案件。”艾力·热合木说。
这些年随着保护区各项工作越来越完善,野生动植物变得越来越多。高等动物(脊椎动物)种类由146种增加到204种,高等植物由241种增加到386种,成为野生动植物的天堂。
因为人少了,草原的景色也越来越宜人。一到夏天,绿油油的草原,深蓝的天空,看得人神清气爽,这让艾力·热合木心里美滋滋的。
2016-08-18 15:04:44 加孜拉·泥斯拜克 天山网